咨询电话:020-29177055

中屹知识产权代理“瑞芝清”退热贴商标侵权案二审胜诉

发布日期:2018-11-15 来源:中屹知识产权

近日,中屹知识产权收到了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签发的(2017)粤73民终917号民事判决书。该判决撤销了原一审判决的错误判项,依法改判判令被告赔偿经济损失及原告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至此,中屹知识产权律师代理“瑞芝清”退热贴商标侵权案二审取得重大胜利。

基本案情

原告康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享有第10600410号“瑞芝清”注册商标的专用权,有效期至2023年4月20日,核定使用的商品项目包括第5类的“解热剂,治头痛药条,退热贴(贴剂),退热栓(含药物),退热混悬剂(药)”等。广州市天河区慈福堂大药房未经许可擅自在其店铺销售标注有“瑞芝清”商标的退热贴产品,该产品由武汉孚莱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康芝药业股份有限公司遂诉至法院,请求两被告停止制造、销售、销毁侵权产品,并赔偿经济损失30万元及维持支出。

法院判决

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诉侵权商品是否与第10600410号“瑞芝清”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退热贴(贴剂)”构成侵权意义上同一种或近似。被诉侵权商品属于第10类的医疗器械和仪器,而康芝公司主张权属的第10600410号“瑞芝清”商标核定使用商品为第5类,被诉侵权商品并非第5类中“退热贴(贴剂)”。被诉侵权商品“医用退热贴”与康芝公司注册商标5类中的“退热贴(贴剂)”在功能、用途、销售对象等方面有一定的关联性,构成类似商品,两被告的商标使用构成侵权,应承担停止侵权的民事责任。但关于赔偿问题,一审法院认为康芝公司出示的关于其在商品上使用第10600410号“瑞芝清”商标的实物“医用退热贴”并非第5类核定使用商品,故其关于该商标已实际使用的证据不足,其主张的经济赔偿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对维权合理费用,酌情予以支持。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二审认为:对于被诉侵权商品“医用退热贴”在商标法意义上的类别问题:(一)关于“退热贴(贴剂)”商品在商标法意义上的分类。虽《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中并未明确载明“退热贴(贴剂)”或“医用退热贴”这一项,但本案中,因第10600410号“瑞芝清”商标注册证载明,该商标核定使用在第5类包括退热贴(贴剂)在内的商品,亦即,商标行政管理部门已明确将“退热贴(贴剂)”的类别确定于商标意义上商品分类中的第5类商品。(二)《第一类医疗器械产品目录》不能作为认定被诉侵权商品在商标使用意义上类别的唯一依据。《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中的分类是基于“保证医疗器械的安全、有效,保障人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的管理需要,其分类的标准是医疗产品使用风险的高低,而非考虑商标专用权的保护。鉴于《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对医疗器械的分类,与商标法意义上的商品分类依据及标准均不相同,故不能仅以《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中的分类为依据,认定被诉侵权商品在商标法意义上的类别。武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第一类医疗器械备案信息表》《第一类医疗器械生产备案凭证》《第一类医疗器械产品目录》中的产品编号,是行政部门基于其管理目的所设定,不能仅以被诉侵权商品在武汉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备案编号“鄂汉械备20150091号”中含“械”字,作为认定被诉侵权商品类别的唯一依据,对商品类别的确定仍应依据商标法的相关规定。(三)关于“退热贴(贴剂)”与“医用退热贴”是否属于同类商品。首先,从被诉侵权商品的功能来看,被诉侵权商品的用途为退热降温,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的“退热贴(贴剂)”的用途相同,名称也基本一致;其次,从被诉侵权商品上的成分描述来看,产品的凝胶层为其主体部分,凝胶层上含有药物成分,并非仅为器械;最后,结合《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第5类商品不仅包括“药用制剂类”,还包括“医用手镯、外科绷带、消毒棉”等器械。综上,被告主张被诉侵权商品“医用退热贴”与涉案商标核定使用类别“退热贴(贴剂)”属不同类别的意见依据不足,本院对此不予采纳,应当认定被诉侵权商品“医用退热贴”属于涉案第10600410号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分类第5类“退热贴(贴剂)”商品。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二审依法改判:两被告已构成商标侵权,赔偿经济损失含维权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10万元。

典型意义:

本案是关于商标注册项目中包含非规范商品项目的商标侵权认定的典型案例,亦是国内比较少见的案例,对日后发生的类似案件的审理、认定具有积极的参考借鉴意义。本案中,中屹知识产权律师基于自身掌握商标代理基础知识的优势,通过二审庭审及代理意见的阐述,最终二审法院采纳原告方的观点,依法改判,纠正了一审法院关于“被诉侵权商品属于第10类的医疗器械和仪器、而非原告主张的第5类退热贴(贴剂)”的错误认定,有力地维护了商标权人的合法权益。

我国商标注册以《类似商品和服务区分表》为申报依据。在商标注册的时候,需要在区分表中有关类别里选择该商标想要取得保护的商品或者服务项目,一个类别可以选择10个商品项目。一般情况下,大多数的产品都能在区分表里面找到对应的相同或者近似的名称。但在个别情况下,申请人所经营的产品在区分表没有相同或者近似的名称可以替代,也无法归类,则按照非规范商品来申请的。顾名思义,非规范商品就是区分表里不存在的项目名称,是商标申请人根据行业约定俗成的产品名称自行命名,并归入相关类别,然后提交商标注册的。如本案中,康芝公司用于主张权利的“瑞芝清”商标核定使用的“退热贴(贴剂)项目就是非规范商品项目。

司法实践中,绝大部分的商标侵权案件所涉及的注册商标核定使用项目均是区分表中现有的规范商品项目,因此不存在被诉侵权商品是否注册商标核定使用范围的争议。本案中,我方中屹知识产权律师主张“瑞芝清”注册商标的核定使用商品包括第5类商品“退热贴(贴剂)”,并主张被诉侵权商品“医用退热贴”属于第5类商品“退热贴(贴剂)”,被告则认为被诉侵权商品“医用退热贴”的备案号为“鄂汉械备20150091号”,属于区分表中的第10类医疗器械。从而导致涉案商标的非规范商品项目“退热贴(贴剂)”与被诉侵权产品的“医用退热贴”是否属于同类商品成为了争议焦点。

本案对“被诉侵权商品是否属于涉案注册商标核定使用范围”、“被诉侵权商品在商标法意义的分类上是否属于涉案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标类别”、“行政管理机关对产品的分类能否作为认定被诉侵权商品在商标使用意义上类别的唯一依据”等焦点问题作了全面到位的探索和阐述,明确了对商品类别的确定仍应依据《商标法》的相关规定,参考区分表并结合产品本身的功能、成分、用途等属性予以归类、认定。

本案在一审结果不利于原告的情况下,客户基于对我们中屹知识产权律师专业水平的信任,继续委托我们代理此案的二审事宜。我们接受委托后,组成了有多位律师、商标代理人组成的强大法律团队共同参与处理此案,制定了详细的二审策略。经过长达一年半的二审审理,在一审不利的情况下,经过详实的论证和法院的仔细审理,终于反败为胜,为客户取得了二审的重大胜利,判决的损害赔偿金和维权费用超过10万元人民币。

本案涉及的商标代理知识和法律适用问题非常复杂,涉及“非规范商品项目的商标侵权认定”以及“商标侵权合法来源抗辩”等焦点,属于商标侵权诉讼案件中的疑难复杂案件,代理和审理难度和工作量极大。二审法院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为查明本案事实,听取各方诉辩意见,特别是本案审判长黄彩丽法官,在充分论证的前提下,依法改判,纠正了一审法院的错误认定,其审判水平和专业素质非常值得钦佩和尊敬!二审判决书主文达21页,涉及的重要内容与亮点众多,是不可多得的商标侵权的典型案件。

   

本案二审判决的中国裁判文书网链接:

http://wenshu.court.gov.cn/content/content?DocID=941b41c1-c3a3-410d-86dd-a96200b9ca67&KeyWord=%E7%91%9E%E8%8A%9D%E6%B8%85%7C%E9%80%80%E7%83%AD%E8%B4%B4

(本文版权所有,未经中屹知识产权许可请勿转载或作其他任何形式的使用。经许可转载请在显著位置注明文章来源)

返回

上一篇: [已是最新一篇]

下一篇: